大湾区电竞丨深圳DYG严祺:电竞俱乐部如何打下冠军烙印?

2022年王者荣耀职业联赛(KPL)夏季赛将于6月8日掀开大幕,18支队伍已集结完毕。深圳DYG将代表深圳出战,为鹏城扬名。

深圳DYG电竞俱乐部由斗鱼直播平台孵化,前身为2016年创建的JC电竞俱乐部,2017年进入KPL。2020年12月,DYG以4比0横扫AG超玩会,摘得KPL秋季赛总冠军。2021年1月,DYG正式宣布主场落地深圳。严祺说:“在鹏城‘安家’已近500天,相较于2020年夺冠时的巅峰,目前王者荣耀分部成绩较为低迷。但我们已经找到方法,奔着冠军再出发。”

主场落地深圳当晚,深圳DYG就迎来“当头棒喝”——冬季冠军杯总决赛1比4不敌南京Hero久竞,与冰凤凰杯失之交臂。2021年春季赛、秋季赛,深圳DYG均止步季后赛前二轮;2022年4月,深圳DYG以1比4不敌济南RW侠,止步败者组季后赛首轮。

“成绩的相对低迷其实可以理解。必须要承认的是,竞技体育没有永恒的王者,每支队伍都会出现成绩的波动,尤其俱乐部在人员配置出现较大的调整和更新的时候。俱乐部成立至今,已有三四拨主力的更替了。”严祺说。

夏季赛的晋级情况关乎挑战者杯、世界冠军杯名额,深圳DYG在阵容上再做调整——签约MTG前发育路选手欧阳郴华(ID:华郴),汪启俊(ID:小义)回归打野位,曾湘军(ID:湘军)转型为辅助位。严祺认为:“世界冠军杯,俱乐部是非常想要争取参加的。新的阵容新的尝试,希望新援、转型可以提高队伍整体上限。就建队方向而言,俱乐部希望维持队伍选手的年轻化,平均年龄在20岁左右,有利于队伍长期发展。赛训方面,我们也做了补强。”

青训是电竞俱乐部的基石。深圳DYG除了在前海设置办公与一线队伍训练基地,还在西丽建设了一个青训基地。“这是俱乐部非常重要的一部分,目前有3支队伍的建制。每年我们都在新人的挖掘、筛选、培养上做了大量投入,逐步完善青训体系,能源源不断为一队输送新鲜血液。我们希望未来有更多自己培养的年轻选手可以登陆职业赛场。”

2020年8月17日02时45分,严祺发布了一条微博:“深夜还是意难平,无数次幻想跟队伍一起站在那个舞台上接受至高的荣耀,最终还是棋差一招。”

微博发布的4个小时前,2020王者荣耀世界冠军杯总决赛,先下三局手握赛点的DYG遭遇被“让三追四”,成为了TS战队“黑马传奇”的背景板。

“前三局很顺利,我们都赢下了。王者荣耀单局比赛时间不长,15分钟左右。如果赢了,选手们设备一放,耳机一摘,就会冲向奖杯。第四局进行到第5、6分钟时,我们有一定领先优势,场上主持人来喊我,提前到舞台边候场。那个时候,我已经想好了夺冠后与队员一起庆祝的场景,以及要说的话,就等‘Victory’声音响起。但场上局势很快急转直下。”第四局失利,DYG仍手握3个赛点,但面色已有些凝重的严祺选择回到休息室,安静地观看比赛。

与总冠军的失之交臂,成了DYG夏天的遗憾。但严祺认为,这就是电竞的魅力,这场失利也让俱乐部得以快速成长:“电竞充满可能性,无论是俱乐部、赛训组,还是选手本身,都要学会去接受意外,接受失败,才能成长。2020年秋天,我们重整旗鼓,拿下了梦寐以求的总冠军。我很激动,但也很平静,至今也无法描述那种感觉。实力到位,机会来临,努力到位,冠军顺其自然就来了。”

“经过被让三追四的夏天,从队员到赛训组到管理层,大家都成熟了。俱乐部也因此打下了冠军的烙印。”

一家成熟的电竞俱乐部是怎么样的?严祺认为,应是一家规范化、体系化的“公司”。

“中国电竞20余年的发展,从荒土到热土,产业已经走向正规了。十几年前,那时的电竞俱乐部以个人资助为主,比如网吧老板,处于一个野蛮发展‘作坊式’的阶段。1名领队5名队员,可能就是俱乐部所有人员。但如今电竞俱乐部基本上都已建立起规范化的公司管理体系,有完善的人事、财务、管理制度。和一般的商业公司相比较,电竞俱乐部会多一个赛训部门,因为其核心资产、运营打造的产品都是电竞战队。”

电竞的快速发展,与粉丝经济息息相关。严祺表示,这也是电竞从业者与其他行业从业者的不同,“干这一行的,压力都大,毕竟没谁没挨过粉丝批评的”。

在采访过程中,严祺多次提及要向传统体育俱乐部学习,尤其需要学习电竞俱乐部如何强化与城市的情感联结。传统体育俱乐部,是自下而上的生长模式,土生土长,自带本土粉丝基本盘;电竞俱乐部多是赛事联盟地域化推行进程中,寻找城市主场进行落地,深圳DYG正是如此。

“DYG想在深圳这座城市扎根,成为城市名片。深圳DYG来到鹏城近两年,但受疫情影响,主场断续开放,这对于俱乐部塑造品牌文化、培育地域底蕴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。”

“从经济角度看,主场对于俱乐部而言,是投入大于支出的。但我们迫切希望主场可以早日开放,是因为主场是城市、俱乐部战队、粉丝之间的一个深入情感连接,是培育电竞文化土壤的阵地。”

Leave a Comment